欢迎您访问绥江教育网(绥江县教育局官方网站)
农民的幸福梦
发布日期:2018-06-04 03:50 | 来源: | 撰稿:杜月 | 浏览次数:


农民的幸福梦

    绥江一中  杜月

   雨,下了一整晚。

   洗去懵懂,初显韵华。

   晨风伴着阳光铺满我的小床,起身看看窗外,湛蓝的天空清澈明净。对面阿姨家的南瓜苗经一夜雨的润泽,长长了一大截,垂在玻璃窗上,阳光穿过玻璃,那么干净明亮,看得见一家三口餐桌上的其乐融融。

风继续轻轻地吹,绿油油的水稻苗慢慢摇。

不知不觉楼下热闹起来了,中年人抱着孩子,老年人牵着孙子,几个略大的孩子追追跑跑,穿梭在人群中,童真的声音漫射这个村庄的每个角落。大人们大抵在谈论着:今年玉米长得不错,雨水足,水稻也长得好,吃不完的就拿去卖……。眼神中语气里尽是兴奋和快乐。注意一看每人手里都攥着一本墨绿色的本子。

走下楼才发现舅舅都忙得找不着北了,反正我也闲着就去帮帮他,这才知道那本小本子是个宝贝“《土地承包证书》”,只需要交一份复印件给政府,就能根据承包土地的多少得到一笔钱,难怪屋里的人脸上都写满了幸福。

每次从他们手中接过小本子都感到一股炽热涌动,就像阳光下飘扬的那面五星红旗,火红、炽热。

正午,太阳正辣的时候,进来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家,和绝大多数农民一样,背有些驼,质朴的青蓝色衣裤,皮肤黝黑,像是家里熏黑的腊肉,蒸发完了水份留下褶皱的外皮。他谦卑地走过来带着一股淡淡的农家肥的味道,汗水顺着褶子流下来,嘴里不住的说:“生怕来晚了,生怕来晚了……”。一面在胸口的口袋里掏,一张灰色(我估计原来应该是白色的)的手帕里三层外三层的包着那个本子。他小心翼翼地送过来,黑色的指甲缝里不知沉积了多少年的沧桑。手里握着文本崭新的证书,可想而知,他有多么珍视。

天气太热,我留他喝杯茶再走,也就这一盅茶的工夫我才得知他的不幸。他儿子远去浙江打工意外身亡,老伴早些年也走了,家里就他和一个十来岁的孙子,当初以为爷孙两人会过不下去。可做梦也想不到国家“平白无故”地拿钱给他,若不是政府的各种补贴、救济,恐怕我今天也无从得知这样一个不幸的人依然幸福地活着。

能吃饱穿暖,不再“播种三千粒,农夫犹饿死”是中国农民两千年以来的梦想,夜夜梦,日日盼,而如今这不再是梦想,中国梦载着亿万农民的期望稳健前行,就如神舟十号,中国梦已步入正轨,正努力实现着世界瞩目的伟大复兴。

太阳落山了,晚风拂走了地表的暑气,渐渐地一切又恢复安宁。风,走过玉米地,唰唰作响,青蛙在水稻田里呱呱对唱。人们都安心睡下了,梦见一片丰收景象,金黄的稻谷;肥硕的玉米棒,看把他们美得、笑得那么灿烂,这梦一定做得很幸福、很幸福。

作者姓名:杜月

指导教师:刘易祥